最动听的事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小姐先生〔下〕


不上升不上升。

文渣。
不喜欢不许看。

一个晚上加一个早上都不在线的易烊千玺终于上线了,也回想起了那个非常暧昧的夜晚所发生的事。易烊千玺表示他非常不知所措。
该怎么办?能怎么办?
他问喜不喜欢他自己居然点头!劳资点头了!易烊千玺内心极其崩溃并无言面对江东父老。

相当漫长的一天。距离和王俊凯接吻已过去了24小时,自己居然还没睡。我真的是同性恋?易烊千玺问自己。但是又不知道答案。

去找找他吧。
问问王俊凯。
也问问自己。



结果谁知道王俊凯喝了不知多少酒。喝醉了坐在椅子上看着他闪星星眼。


啊啊啊啊。受不住诱惑。

易烊千玺看着被他带回来的王俊凯,这么想着。
又看看窗外的雨。
也没办法了。
海雅哈。



结果。
哼。









直到最后易烊千玺被王俊凯吃完了都没有反应过来。被王俊凯抱住的时候还觉的有点不真实。

啊。自己是个天然弯。

“王俊凯,我这人很笨的。你。。。可别嫌弃我啊。我会努力的。。”
易烊千玺感觉到了腰上的手臂收紧。

“没事的。我聪明就好啦。”

王俊凯有些低沉的声音在易烊千玺耳边响起。,气息喷在他略微有些敏感的耳朵上。痒痒的。

房间的窗户半开。大概是刚下过雨,这个夏夜的晚风还是有些凉了。王俊凯抱紧了易烊千玺。把脸埋进人肩窝里,顿时温暖的味道充斥鼻腔。

“千玺,比起这个。”
“我们来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吧。”

易烊千玺还有点懵。

见人迟迟不懂。王俊凯毫不迟疑的直接上手。
“千玺~”
易烊千玺无奈的笑着“知道了。我的小姐先生。”

小姐先生〔中〕

#不上升#
#不好看#
#我的生贺#



除了性格软了一点,平时宅了一点,易烊千玺还是算一个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撩不动妹子,但很戳妹子萌点。
如果说易烊千玺是一朵白莲,那么王俊凯可以说是芍药,妖艳的不得了的那一种。长着一张男女通吃的脸,可惜了,放着各路美少女不看。
非要自己做个美少女。
所谓肤白貌美大长腿大概说的就是他了。

王俊凯喜欢易烊千玺,很喜欢,从高中就开始了。
不过,
王俊凯清楚,易烊千玺可不清楚。

如何拿下猎物一直是王俊凯在思考的问题。面上直接追怕吓跑易烊千玺,可偏偏暗示易烊千玺又感受不到。追妻之路,任重道远。其实也试过几次了,但总被易烊千玺打着哈哈转移了话题,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天。易烊千玺偏偏又被王源几人架出来泡酒吧,还是熟悉的场所。还有。
熟悉的人。

好巧啊。

今天王俊凯换了一件茜色小旗袍,中国娘的风格,似乎和酒吧格格不入,但是好像更可爱了。易烊千玺看着他面前这个笑得一脸无害的男人,心中很是无奈。

老实说,他还真有点怕王俊凯。

“好巧啊,又见面了哈哈……”
“嗯。很巧。”

王俊凯今天倒是收敛了很多。一脸平静的坐下。没有过多的话。只是就这么坐了一会。
易烊千玺看着有很多形形色色的人来找王俊凯搭话,有的暗示意味十足的挑逗,有的扭捏羞涩的表白。还有的则是熟识好友过来调侃两句。但无论是那种。王俊凯都能从善如流的应对。时不时也会像一旁的易烊千玺投去目光。漂亮的眼睛有一种说不清的情绪。易烊千玺默默的看着,心里感概着。

王俊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感觉此时此刻的王俊凯很陌生。易烊千玺感觉这时候自己的心似乎有点乱,好像更想靠近王俊凯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
易烊千玺问了自己一句,好像是不大明白。

端起酒杯默默的嘬着,易烊千玺又想起了两个星期前在麦当劳偶遇王俊凯时,他对自己说的话,那又是什么意思呢?是他喜欢我的意思吗?易烊千玺被他突然冒出的结论吓得呛到。抬头猛地看到王俊凯像自己投来关切的目光,吓得更急促,连忙摆手以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又是拿着酒猛灌。

天啊我怎么了?易烊千玺你可是喜欢肤白貌美大长腿的直男啊。就算王俊凯都符合了这些条件也不行。易烊千玺非常紧张的想着。以至于五个酒瓶都空了也不知道。

等王俊凯终于把那个许久未见的好友招呼走了之后回头看是。他才发现易烊千玺喝了多少酒进去。
这会儿易烊千玺醉的不轻,在痴痴的看着王俊凯。迷迷糊糊,脸上带着红晕,这时候的易烊千玺看着很可爱。让王俊凯忍不住想要逗逗他。

缓缓的靠近,两个人的鼻尖几乎都要碰在一起。王俊凯戳了戳易烊千玺的脸“看什么看。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看很喜欢我。”原本只是开个玩笑。不想易烊千玺耿直的点了点头。王俊凯开心的笑了,他想了想,更凑近易烊千玺,然后。
对着易烊千玺的唇印上自己的唇。

接吻的感觉正好啊。
王俊凯这么想着。
而此时的易烊千玺正迷糊这,只觉得黏了个软软的东西感觉还挺好,结果被这么乖乖的占了便宜。

一吻毕,王俊凯非常满意的捏了捏易烊千玺的脸
“乖孩子。”

小姐先生。

我忘记打最重要的tag了
再发一遍グッ!(๑•̀ㅂ•́)و✧

重度ooc
不上升,!!


小姐先生。

易烊千玺又一次遇见王俊凯的时候夜色正好,酒吧灯红酒绿,手机游戏还差一关通关。

但是很不幸,当他正到关键时刻的时候,只觉得耳边一阵清风“操作很不错嘛,好灵活的手指啊~”然后易烊千玺浑身一僵,game over赫然出现在手机屏幕上。那时候的易烊千玺年轻气盛,作为游戏宅这种事情自然怒火中烧,于是一瞪眼旁边,结果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清秀漂亮的脸。

好。。。好漂亮。

易烊千玺的心脏当时频率就乱了小鹿乱撞的。
但是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再看那位姑娘,只见他娇俏一笑,用手指绕着易烊千玺的发间,轻轻柔柔的靠到他耳边“我可是王俊凯啊,你怎么这么快就给我忘了。好歹高中同学一场啊。好狠心啊~”

“……”易烊千玺默默打量着眼前的王俊凯,一身Lolita,由肩头落下的纱带摇曳生姿,于腰间系住的飘纱长至脚踝。暧昧的缠在两人腿间。高跟鞋也少不了,更不用说一头大波浪的长发。

哦。。这个就是那个性别男爱好女装的王俊凯啊。怎么想都还是不记得比较好啊。易烊千玺在心里想着。

没想到被王源拖出来造作会遇到这个家伙。居然玩手机也会被抓到,况且王源此刻都不知道在哪。

啊。他干嘛这样看我。还是用这种姿势,我会把持不住的。

好想找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于是在嘈杂的酒吧里,旁边的随着强劲音乐在昏暗灯光中疯狂扭动的男男女女,角落里这两人莫名的在沙发上一个压倒一个被压深情凝视。二者一对,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断链Σ(っ °Д °;)っ(写到哪了?)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文渣。别嘲讽。不满意的地方。。。。#
#可以评论_(:з」∠)_#
#不上升不上升#

班小松见尹柯这副模样,心中为自己这段单相思叹了一口气,又愤恨。
这尼玛两个人谈个恋爱怎么这么烦。ヽ(‘⌒´メ)ノ
要说我现在的心情。
简直就是不爽和气急败坏。

“唉,我说尹柯。”班小松看着眼角微红的尹大学霸。“你怎么就不用你聪明的大脑想一想。”

尹柯似乎还没有从班小松的上一句话中抽离自我。轻声问了班小松。
“我该想什么。”
班小松恨铁不成钢“你就没想过邬童也喜……”
“不可能。”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尹柯粗暴打断的班小松愣了一下。
又看着尹柯变成了像之前一样。
如同喃喃自语般说话。
“我该想什么,想邬童也同样喜欢我么。”
“班小松,你要知道,我不是不想,是不能想。”
“我和你说的话你记得吗。”
“那件事情发生是,邬童看到了。”
“就算我忘的了。”
“他怎么忘的了呢?”

最后一句话,好像在问班小松,又好像在问自己。
班小松满眼复杂的看着尹柯的身影。

这道坎。
只有邬童能带着他一起过。

班小松心里直叹气。
哎呀哈。邬童。
你这下欠了我一个大人情啊。

“小松。咱不说这个了。先回家吧。”
“好。”

“今天这件事。我们就都做不知道好吗。”
“……好。”

-我是郁风小哥哥下一话出场分界线-

班小松一来学校,看着这满世界的监控就觉得奇怪。
什么鬼?
今天学校做活动。

一到班上就走向尹柯。
“诶!尹柯,你说我们班怎么装了这么多监控啊。不会是抓上课不认真的吧。”
尹柯看着班小松愁眉苦脸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我也不知道。你问问焦耳。”

邬童来的时候就是看见这样的场景。
啧。
心梗。

可是他有什么办法。现在。
尹柯可能都和班小松在一起了吧。

邬童心中泛酸。别开眼不去看尹柯。

尹柯把这一动作尽收眼底。
心口怎么像被石头压住了一样。
尹柯。
你该开心的。
是你先放弃的。
这是你期待的。尹柯。
你不会在赖着他了。

你本来就该开心。
尹柯。

-----------
下一话郁风小哥哥就要出场了。
邬童小醋包也上线。
看看小天使能帮到邬童什么吧。
谢谢期待。


#_(:з」∠)_我一定是个废作者#
#毫无生机的我#

练什么球。看尹柯跳舞。

私设私设。
#假如尹柯小哥哥来教跳舞。#
#练什么球。看尹尹柯柯跳舞#
#不要对我抱有太大的期待好吗#
#文渣#
#重度ooc#
#扎铁了,老心#
#不好看是真的,只求别打我#
#不上升不上升#

“这个舞跟广播体操似的,一点也不好看。”
栗梓手足无措的看着有歧义的拉拉队队员无奈的拿起平板。
“这样啊。那我再找一个。你们试试这个怎么样。”
没几分钟。
栗梓看着跳的群魔乱舞,乱七八糟,简直糟心的啦啦队不禁出口嘈了几句。
“我都给你们换视频了你们怎么还这样啊。”

“学姐学姐,我们去棒球场跳吧。”
“对啊对啊跳给棒球队队员看呗。”
听着支持的人的声音越来越多。
栗梓觉得自己气的都要飞仙了。
“想去棒球场是吧。那去,现在就去!出去。以后再也不用来了。”

“至于吗,这么小题大做。”“真是的。”“走吧走吧。”

栗梓看着人群慢慢解散简直不要太生气。
我一个棒球队的可怜小经理容易吗。选人我来选就算了。现在跳舞还要我来教。我又没学过谁会跳舞嘛。一个一个还只想着去棒球队看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你们的。我还要呆在这里受气哭唧唧。

哎呀哈,糟心。



“这什么鬼啊!!!”
班小松看着棒球场外围着的若干女生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这这这这!!!!怎么练棒球啊啊啊!!”
“栗梓!栗梓!”
“栗梓人呢?”
班小松左看看右看看就是没找到栗梓。
“栗梓去哪了?”
“不知道”“不知道”
……
“算了算了,先不练了。我去找栗梓。”

班小松看着一个人看着湖的栗梓。
坐在了她的边上。
“你怎么了,今天怎么没有去训练啦啦队?”

栗梓听见班小松的话马上委屈。
“什么啊,我去也没用啊!她们又不练舞,每天就心心念念看你们,我让她们练她们也和我说没人教,她们不会。”
栗梓觉得自己委屈的都要哭出来了。
“这。。。”班小松看着栗梓哭了马上慌张“哎呀,不是,你,你别哭嘛。”
班小松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于是马上看向尹柯。
“尹柯你说这该怎么办啊。”

“栗梓,你先别哭了,我们先讨论讨论解决办法。”尹柯把纸巾递给班小松,示意他把纸巾给栗梓。
“邬童,小松,栗梓。我们去棒球队里找队员们看看这该怎么办,人多就会有办法的。”
“行,那走吧,栗梓。”
“等等,我先把眼泪擦了。”栗梓吸着鼻涕拿纸巾擦着。

棒球队的人在教室里听着尹柯说完啦啦队的事后面面相觑。
“所以这么说来我们只要找一个会跳舞并且有领导能力的人带领啦啦队练舞就好了。”尹柯看着一干人等做出了讨论总结。
班小松听完马上躺倒在椅子上。
“那这不是更难我们上哪找一个又会跳舞,又会让女孩子们听她话的人啊。”班小松说到这偏了偏头问焦耳。“诶。焦耳,你知道有谁会跳舞嘛。”

“你说男的女的。”

等等。。。。
尹柯心里觉得大事不好。
叽叽叽???我怎么失了智了?都忘记游乐园那出了。
收拾东西赶紧跑。

“都行会跳舞都行。”班小松懒散的瘫在椅子上说到。

不行了,快跑啊啊啊啊!
焦耳别说啊啊啊!

“尹柯你跑什么呀。”邬童皱眉看向尹柯。

感觉到所有视线都在自己身上的尹柯第一次尝到了被奸视滋味。
完了。
人生无望。

“没什么,想上个厕所。”
尹柯走不了。现在只能祈祷焦耳他。。

“尹柯会啊!”

算了祈祷也没用。

“邬童你别说,你要不提尹柯我差点都忘了。上次在游乐场的时候尹柯还跳过舞呢。跳的可好了。我还录下来了。”

“我看看我看看。”班小松一把抢过焦耳的手机。

“诶别说还真好看。”班小松看着视频一边赞叹。

栗梓突然感觉人生有了希望一般。
望着尹柯眼中放出希望的光芒。

尹柯:我看不见我看不见看不见。

“尹柯你帮帮我吧!”

彻底死亡。
这是尹柯最后的想法。

尹柯:我觉得我不可能再挣扎了。

先不说班小松撒泼卖萌。
就单单栗梓那个失去希望,毫无生机的眼神就让尹柯看了愧疚。
更何况邬童那个坏心眼的还等着看笑话呢。

“那好吧,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我们都能满足你。”栗梓一听有希望马上推开班小松一下坐到尹柯面前。

“我自己选舞蹈。”
“没问题。”



尹柯看着面前发花痴小女生感到绝望。
啊!西巴!我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
认命的挑选舞蹈。
。。。。。。。
这怎么选啊喂!!!!!
怎么这么女气啊啊啊啊啊!!!
尹柯扶额。

邬童在棒球场上练球练得心不在焉。
焦耳这时候趁班小松没注意。一下凑到邬童身边。“你在想尹柯是吧。”
邬童还没回过神来,结果就这么一被焦耳戳破了心事,简直慌乱到不行。刚想顶一句‘谁想他了’就听见焦耳说“你也别害羞,我们棒球队现在那个不是想去看啦啦队练舞的,你看看你看看,我都怀疑队长现在是不是也心思不纯。”

邬童一听更烦躁,眼睛一瞪。
“谁想去看了,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不许去。给我乖乖训练。去给我跑20圈。”
“诶,不是。。”
“去不去?”
“。。。。去”

邬童看着跑圈的焦耳,眯了眯眼,
我的人你还想看。
又想了想,
这么多人都窥觑着尹柯呢。
早知道就不让他去教什么啦啦队了。
真是的。
简直懊恼到想要亲尹柯一口。

于是邬童趁着班小松没注意,窜到他身边说了一句“我去看看尹柯。”然后咻的一下。
不见了。
班小松: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

而邬童。
偏偏遇上了一个好时机。
尹柯在跳舞进行现场指导。

哦豁!
哦豁!
哦豁!
别看了这是邬童的内心想法。

尹柯挑的舞蹈还不算太女气。但是毕竟是啦啦队的舞蹈。
总掺和了那么一丝阴柔美。
那踢起来的小腿不要太娇俏!
手超好看超好看啊啊啊啊!
害羞了害羞了呀啊啊啊!
害羞的笑了呀啊啊啊啊啊!

捕获一只大型迷弟。
邬童HP-100000000000000

啧啧啧。
简直就是身轻腰软易推倒啊。
可爱。
想日。

本来按理说邬童看到尹柯这样应该是很开心的。
但是看着那一群花痴的女生。
啧。
那是我的。看什么看。
麻烦。

于是这么想的邬童冲进去一把抓出了尹柯。
给那群毫不知情的花痴小女生留了一句。
“接下去自己练。”
然后带着尹柯回了班级。

“不是你。唔。”
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就被邬童堵了回去。
不大的教室就充满了暧昧的气息。
尹柯被吻的晕晕乎乎的。倒也没忘记教室窗帘和们都要拉上这件事。
邬童对此很不满。
“和我接吻都走神。”
然后更加卖力的在尹柯身上肆意游走。

然后。
然后我怎么知道。我又不在里面。
不过据当事人班小松所说。
因为他们在里面呆太久使得棒球队成员的书包无法拿出来。
于是他们又去球场练了半个小时球。
。。。。。。

反正第二天的时候啦啦队的女成员就没有看到尹柯再出现了。反而是邬童说“尹柯说昨天教的差不多了接下去自己练。因为尹柯也要去棒球队练习。”
“他可是我的捕手。”
邬童在说‘我的’的时候狠狠的加了重音。

但是好像棒球队的人说尹柯并没有来。
邬童告诉他们尹柯腰不好。
于是先回去了。


当晚。
“尹柯,下次穿啦啦队的小裙子跳舞给我看好不好。”
“你。。嗯。。想的。。。想的美!!”
“不要。。。呀啊。”
拉灯---------

(*/∇\*)
没有出场的邢姗姗: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
同样没有出场的安主任:都不知道心疼尹柯还是心疼自己。


讲真的我发现很多人对这个梗十分期待的时候我是很慌的。我怕毁了你们这个梗。
我怕写不好被嘈。
#其实现在发出来的时候更慌#
如果觉得文里面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请告诉我谢谢。
不喜欢不要来讨厌我。
我有点害怕_(:з」∠)_。

私设私设

突然想写一篇尹柯小哥哥来教拉拉队跳舞怎么办。
有人会看吗。

「我是个废作者。_(:з」∠)_」
我写咯。
不要打我啊
顶锅跑。

断链。「我觉得我要废了」

#我怕是个废作者了#
#ooc啊啊啊啊ooc是我也救不回来的痛啊#
#不上升#
#心如死灰#







之后邬童也没有在听下去的心了。

邬童愤恨的一边跑走一边想着。
尹柯,班小松能做什么。
他能为你做小蛋糕吗,他能对你这么好吗,他能和你做投捕组合吗。
混蛋。

但是没过多久。
邬童意识到。
好像班小松都能做到。
小蛋糕邬童自己都做不好。而班小松那不知道和栗梓混了多久的少女,一定会做好吧。
平时,班小松和尹柯的关系也比自己好了不知道多少。
起码不会天天吵架。

到最后,自己只剩下了投捕组合这虚名了吗。
更何况,投捕组合还是被尹柯放弃过的啊。

邬童想到这里觉得委屈。但是又没办法。

他比不过班小松。

这么一想就更委屈的不得了。
气的恨不得马上从班小松怀里把尹柯捞出来。
然后对着班小松气冲冲的吼一句
“这是我的捕手。”

可是一想到尹柯,邬童又蔫了。
如果尹柯想的和他不一样呢。
如果尹柯喜欢的就是班小松呢。

那自己是有什么资格打断他们。

可能连邬童自己都忘了尹柯是多需要邬童。
只有邬童可以陪着害怕的尹柯。
那个陷入黑暗的尹柯只有邬童可以依靠。

只是邬童忘记了,尹柯也忘记了。




尹柯没有想到班小松就这么承认了。

排斥肢体接触的他稍微脱离了班小松的怀抱一点。

然后他愣住了。

班小松心中苦涩,
尹柯,这是拒绝了。

尹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意思的。
他本是想就这么忘记邬童的。
没想到。
自己早就习惯了邬童。

动了动嘴。
“小松,我……”

“尹柯”班小松打断了尹柯“你喜欢邬童。”

不是问句,是肯定句。
肯定到让尹柯不想驳回。

就这么湿了眼眶。

#走向越来越迷#
#我都开始想打这篇文的作者了#
#你们没有放弃我真是棒#
#不喜欢不要告诉我,我害怕_(:з」∠)_#

断链。#我觉得我好像写不下去了。_(:з」∠)__#

#好害怕自己写不下去。#
#不知道该写什么#
#有是一个ooc#
#不上升不上升#
#谢谢食用#
#并不好看。_(:з」∠)__#



班小松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尹柯。好不容易熬过了放学时间。抢在邬童被陶西叫走的时候一下拉着尹柯回班。美名其曰要收拾东西快点去练习棒球。

“知道了”尹柯回答了班小松。把自己被班小松抓着一路的手不着痕迹的松开了之后提上书包。

却迟迟不肯走。

班小松一边走一边还在懊恼为什么尹柯松开了自己的手的时候。突然发现尹柯不见了。一回头尹柯还站在原地。
“尹柯你怎么不走啊。”班小松说着正要拉走尹柯。尹柯却躲开了。
尹柯垂下了自己的眼眸。

想等邬童一起走。
可是,我不能这么赖着他呀。
我有什么资格赖在他身上。

邬童早就讨厌我了吧。

尹柯越想越不安。他发现。好像。
自己早就该从邬童身边抽离。
他不是已经想好了。

要离开邬童的。

尹柯想着。又重新牵住了班小松的手。
“小松,我们走吧”

可是眼睛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向过班小松。





班小松在看着尹柯垂下眼的时候就知道了尹柯在想什么。
尹柯在想邬童。
他想等邬童一起走。
班小松觉得,好像有一股酸涩的感觉在心里翻腾。

他在尹柯心里。从未比邬童重要过。
即使如他这般神经大条。
也是会嫉妒的。

班小松在心里压下了那种情绪。
算了。
只要尹柯开心就好。

班小松管理好了心绪,本想站在这说点什么缓和一下场合,然后和尹柯一起等邬童。却没想到尹柯说。

“小松,我们走吧”

班小松突然就觉得只要有尹柯在就好了。
是朋友也行啊。
即使不看我。即使在想他。
让我陪着你就好了。




班小松和尹柯走向棒球场的同时。
邬童回到了教室。
收拾着东西一抬眼却没看到尹柯。
抓着身边的一个人就问。
“尹柯呢?”

“还想是被班小松带去棒球场了。”

邬童想着有班小松那家伙应该是没事的吧。
越想越不放心。
拎了书包就冲了出去。

班小松第一次觉得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一路无声的带着尹柯到了棒球场。
“尹柯,小松你们怎么这么慢的啊。”
焦耳大着嗓门叫向尹柯和小松。
“有事耽搁了”小松也没回头就回了焦耳的话。
看向尹柯。
而尹柯的这副模样是他意料之外的。

尹柯抬头看着棒球场的时候。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这地方和中加的一模一样。

就好像在提醒他。
那天晚上是多么的肮脏。

世界黑的好像又回到了从前。

班小松这边也是从未见过这样的尹柯。
双眼无神,脸色苍白,嘴唇被自己咬的发白。双手死死攥着衣角。
谁叫他都不理。

尹柯,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班小松还没问尹柯。

尹柯丢下了书包一转头就跑了。
班小松没来得及抓着他的手。也追了出去。


吵吵闹闹的却不见班小松和尹柯的身影。
邬童被焦耳问道,
“邬童你有看见尹柯吗?”
“没有啊,怎么了。”
邬童一听有关于尹柯,心里的不安马上化为了实质。
“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的来说就是尹柯一来棒球场脸色一下就不好了。结果就跑出去了,队长也追出去了。”焦耳还在说着他刚刚看到的事情。结果一个没留意邬童也跑了。

焦耳看着他的身影喊着
“不是,这。。怎么都跑了呀!”
邬童没有理他。

该死的。自己早该想到了。
尹柯怎么能面对球场。
他怎么能放着尹柯一个人面对这些。
邬童开始满世界找尹柯。

班小松在追着尹柯到了更衣室。
尹柯一个人坐在凳子上。
班小松也沉默这坐在他身边。
空气里一片安静。
只有跑动后累的剧烈的喘息声。

“小松,你是不是喜欢我。”

班小松这边还没回劲儿,下一秒马上被噎住了。

像是什么东西被戳破了一样。
赤裸裸的摆在了尹柯面前。

原来。
尹柯是知道的。

还没等班小松决定承认还是不承认,尹柯就接着自说自话。

“小松,你不是也一直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请假吗。”
“我告诉你好不好。”
“小松,我是个垃圾。”
“像个妓女一样张开了大腿给江狄艹。”
“你说我恶不恶心。”
“是不是很讨厌我。”
“小松,班小松。”
“我怎么这么恶心呢。”
“现在是不是很讨厌我”

“你还会喜欢这样的我吗。”

“小松,你走吧。”

班小松越听越气愤,他知道尹柯在说什么,
先前只是听说尹柯离家出走。
却没想过尹柯经历了这些。
而现在尹柯一个人的喃喃自语让他更加心痛。
抱住了尹柯。感觉到了尹柯的冰凉和僵硬。
“不会的。不会的。”
“不管尹柯变成什么样。”
“班小松一直都会喜欢你。”

之前。
满心向你,只字不提。
因为你有了邬童。
但是现在。

“对不起,邬童。”
“我打算挖你墙角了。”

“尹柯。我喜欢你。我班小松。喜欢尹柯。”



邬童到更衣室的时候在门外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尹柯被班小松圈在怀里。
班小松温柔的看着尹柯。说着我喜欢你。


#要疯了要疯了。#
#写了挺多了的吧#
#我真的觉得挺多_(:з」∠)_#
#不知道接下来的走向了#
#为什么我本来只打算更一个小短片的结果突然就开始连载了#
#不好看请不要告诉我_(:з」∠)_#